• 首页
  • >
  • 人文地质
  • >
  • 此人设计诈骗我国矿产,资金高达3000万,大发横财当上总统!
此人设计诈骗我国矿产,资金高达3000万,大发横财当上总统!
2019-06-26 10:27 来源:矿材网 编辑:矿材网

说起中国“央企”如今可谓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但是对于一百多年前的清朝“央企”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当时清朝的“央企”并不多,主要集中在交通、制造和矿等行业上。而在这些为数不多的清朝“央企”中,开平煤矿是清朝政府唯一的煤矿行业的“央企”。然而,就是这个煤矿行业的唯一“央企”却在当年被一个美国人诈骗侵吞成为他竞选美国总统的本钱。那么,清朝的开平煤矿在当时是怎样的一个国有企业?诈骗这家国有企业的美国前总统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能将大清朝的“央企”顺利地诈骗到手?这其中究竟有怎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清朝开平煤矿其实是今日唐山开滦煤矿的前身。1876年,清朝洋务运动的积极响应者和实践家唐廷枢,奉命筹建开平煤矿,并成为第一任开平煤矿总办。在创建开平煤矿过程中,他还对中国的铁路、机车、通讯、海运、建材、码头等多项事业的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唐廷枢一生兴办了47家大小企业,其中,居“中国第一”的企业就有6家。分别是中国第一家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第一家煤矿开平矿务局、中国民族保险历史上第一家较具规模的保险公司仁济和保险公司、第一条铁路唐胥铁路、第一个钻探出的油井、中国第一条电报线……而在这6家企业中,创办最艰难、成就也最辉煌的企业就是开平煤矿。


唐廷枢生于广东香山县唐家村,即今日广东珠海唐家湾镇。他是中国近代历史上著名的洋行买办,又是清末洋务运动的积极参加者。他的一生,对创办近代民族实业,推动民族经济发展,曾作出重要的贡献。随着洋务派官僚企业活动的扩大,唐廷枢在洋务派官僚心目中的地位也日益提高。1876年间,唐廷枢为洋务派官僚进行了频繁的活动。他一方面接受福建巡抚丁日昌的委托,筹办福建、台湾两地的洋务;另一方面,又受李鸿章的委派,积极筹办开平煤矿。


2009年开播的电视连续剧《大龙脉》,展现在观众面前的,就是近代中国这样的一位优秀的实业家。其中心情节是围绕唐廷枢受命开发开平煤矿,在开矿的过程中,提出建造铁路,以及在实施过程中的种种矛盾、冲突展开的。展示了唐廷枢对中国近代经济的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据有关史料记载,1876年,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鉴于煤炭生产不能满足新兴工业对煤炭需要的现状,便将唐廷枢从上海北调至天津,授命由他来筹建开平煤矿。第二年秋天,唐廷枢、丁寿昌、黎兆堂三人会拟了在直隶境内创办近代大矿的招股章程十二条,准备在开平设局,名曰“开平矿务局”。章程规定了煤矿的性质、集资办法,经营方式、按股分成比例等等内容。


李鸿章曾多次出洋到欧美访问,了解资本主义经营的特色。因此,他对唐廷枢这份渗透着资本主义经营色彩的股份制章程十分赞赏,不几天便批准照行。1878年7月24日,开平矿务局正式在开平镇挂牌设局。唐廷枢为这座中国近代第一矿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唐山矿”。1881年10月,春华秋实,唐山矿开始出煤后,不仅使中国采煤业为之振奋,也让一向瞧不起中国的西方列强感到惊奇,赶来“唐山矿”参观的欧美煤矿专家们异口同声地称赞说:“唐山矿在煤井设计、建筑和材料方面,可以和英国以及其它地方最好的煤矿媲美。”


1881年6月9日,唐廷枢打着建“快车马路”旗号,修建了唐山至胥各庄段的一条标准轨距铁路。并在开平矿务局胥各庄修车厂内,利用废旧材料,秘密地造出了一台“龙号”机车。1881年9月6日,“龙号”机车一声长鸣,拉响了中国铁路运输的第一声汽笛。


为了加快煤矿的进一步发展,增强与外国进口煤竞争的实力,唐廷枢给李鸿章呈上禀折,要求清政府减轻煤矿的税负担。李鸿章立即上奏朝廷,为开平煤矿请减煤税。朝廷很快批准了这个请求,这无疑为开平煤矿的发展增添新的活力。也增添唐廷枢加快发展开平煤矿的信心。


1888年,唐廷枢决定购置4艘轮船,以满足各地对煤炭急剧增加的需求量。同时新建和修缮了天津、塘沽、上海、营口、香港等地煤码头,增开林西矿,实现两座现代大矿出煤,水陆运输并举保销售的壮观景象。


在唐廷枢的苦心经营下,1885年,开平矿务局产量达到了24万吨,到了1898年已高达80万吨,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并很快将洋煤挤出了天津市场。1889年9月21日,当时的《捷报》评论说“过去五、六年里,在中国股份制公司中,不管是矿业还是其它企业,还没有一个中国经理取得这样的成功。”一个英国记者在评论中国洋务运动时也说:“在煤的开采方面,唯一获得成功的就是开平煤矿。”


当时,开平煤矿生产的煤炭不仅供应国家民生,而且供给大清的水师北洋舰队。因此,以李鸿章为首的军政要员们无不将其视为纵横政坛、拥兵自重的利器。几年下来,开平矿务局在政商两界奥援的扶植下竟然置办下了6艘轮船,两处厂栈,一座矿。除此之外,它还享有永平金矿、洋灰场、铁路股权若干。正是在这样一家大型企业的带动下,这里人员积聚、房屋激增、贸易兴隆,10多年的光景,竟然在京东堆积出了一座近代意义上的城镇“唐山”。


然而,自从唐廷枢在1892年去世后,开平煤矿便开始滋生大量贪污和企业逐渐官僚化。此时接手开平煤矿的高管名叫张翼,原为醇亲王府中的侍从,对于企业管理显然一窍不通。不久,开平煤矿便陷入了管理混乱、冗员充斥的泥潭,洋务运动中号称“中国第一佳矿”的开平,此时已经彻头彻尾沦为官府的“衙门”。在1897年建造秦皇岛码头过程中,全面爆发了经济危机。


就在张翼筹集扩建秦皇岛码头的资金时,一家名为墨林的国际财团不仅“慷慨”地提供了20万英镑贷款,而且提出了一项筹集新股扩大矿山开发的宏伟计划,并为开平矿务局在全球帮助物色一名工程师,这位工程师就是美国人赫伯特·克拉克·胡佛。


当时,开平煤矿生产的煤炭不仅供应国家民生,而且供给大清的水师北洋舰队。


胡佛出生于美国衣阿华州的一个商人兼铁匠家庭,青年时期在斯坦福大学读书,专修地质和土木工程。毕业后,受雇于伦敦莫林采矿公司。1898年,被派到天津开平矿务局。到中国后,他曾先后考察过山西、河北、东北、内蒙等各地,对我国丰富的矿藏资源觊觎已久,只恨时机没有到来。


胡佛出生于美国衣阿华州一个虔诚的公谊会教徒家庭。在他9岁时,父母亲相继去世。这使他成为了一名孤儿。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一个孤儿在1929年的春天登上了美国总统的宝座。其实,他的发迹史与开平矿务局的诈骗倒卖案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关系。


1899年2月,24岁的胡佛来到中国。他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叫做“胡华”。在“墨林公司·中国机矿公司”任经理兼煤矿技师。他虽然公开的身份是直隶、热河两省的矿务技术顾问,但实际上是墨林公司在中国天津的代理人。


就这样,胡华上任后奔走于华北各地,广泛收搜集有关开平矿藏的情报,仅用短短5个月就向墨林先后呈报改组开平矿务局的两个方案。“开平煤矿实际实际资产价值压低估计也有白银七百多万两,折合一百多万英镑。”并由此得出结论:“这项产业肯定值得投资一百万英镑,这个企业绝不是一项投机事业,而是一个会产生非常高盈利的实业企业。”就在这份报告完成的同时,一件足以影响近代中国命运的事件发生了。


1900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事件。5月30日,各国炮舰陆续集结于天津的大沽海面,战争随之爆发。几天之后,八国联军侵占了开平矿山、秦皇岛港以及天津城。这时曾在海关税务司任职的英籍德国人德璀琳找到了张翼,说俄军正在伺机南下侵占矿区,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条件下,如要保住煤矿只能依赖英国。至于如何保全,他提出“中英合办”。虽然张翼对于中英合办煤矿的提议有些迟疑,但考虑到自己当下的处境,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随即,德璀琳向张翼出示了一份手据,上面写着赋予德璀琳“便宜行事之权,听凭用其所筹最善之法,以保全矿产股东利益”。事实上,自从张翼签字那一刻起,德璀琳就已成为了开平矿务局事实上的总办。随后,他又和张翼签订两个札委和一份备用合同,取得了张翼的全权委托。但是,这个英籍德国人,并没有如约去借款或募集外国资本,而是找到了胡华,二人商定将开平矿务局的全部产业移交给英国注册公司,并委托英国律师伊美斯起草了一份卖约。1900年7月30曰,德璀琳代表开平矿务局、胡华代表英商墨林公司在塘沽签字,并由伊美斯和德国商人、德璀琳的女婿汉纳根见证。就这样,一桩诈骗倒卖中国国有资产的恶性事件在中国政府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发生了。


1900年10月,回到伦敦总部的胡华将卖约交给了墨林,老谋深算的墨林考虑到中国政府肯定不会轻易放手这家企业,而俄、法等国际势力也势必将阻挠这次侵吞开平。于是,他将矿权转移到了国际财团“东方辛迪加”的名下。同年12月21日依照英国公司条例,一家名为“开平矿务有限公司”的跨国企业在伦敦诞生了,而注册者正是大财团“东方辛迪加”。


这家公司日后几经合并成为力拓集团的一部分,如今的力拓成为“侵华”的急先锋。1901年2月,胡华按照公司的指示,陪同比利时人吴德斯来到中国,从事开平矿务局的财产接收工作。他们依据卖约的条款要求张翼将开平矿务局一切权利移交给新公司,并要求其补充签署一项移交约。张翼因事关重大,未敢应允。胡华对张翼反复施压,一方面声称要将他倒卖国家资产的行为公之于众,另一方面通过外交手段相威胁,甚至以外国军队重新占领矿山逼迫其就范。最后,双方妥协,商议拟订一个副约作为备忘录,与移交约一起,同时签押。在张翼的要求之下,合同中订立了如下条款:“张翼仍为开平驻矿督办,并有权委派一中国总办,管理开平事务;华洋股东议事之权无异;华洋各股平沾利益等。”



当月,依照开平矿务有限公司董事部委任,胡华和吴德斯分别出任了矿务局的正副总办,并以新股票兑换旧股票的模式完成了资产的转移。就这样,开平煤矿沦为了西方人的企业。此时,袁世凯得知此事后,曾三次向朝廷参奏开平煤矿被盗卖事件。一时举国舆论沸腾,声讨之声不绝于耳。


1905年初,英国伦敦高等法院的审判庭上,一场跨国的审判正在进行。在这个以法袍、假发、天平、辩论等包装以展示所谓“公正公平”的西方场所,中国“开平矿务局”等待着以一种纯西方的形式来决定其所有权的归属。此案被称之为“震惊全世界之国际诉讼案”。


当开庭14次后,法官在1905年3月1日宣布判决书。其要旨有二:第一,判决被告应当遵守副约中的规定和义务,否则无权取得、持有或管理移交约中所可开列的产业,或享受其利益;或颁发谕令,禁止被告享受该项产权。第二,对原告的赔偿要求,法庭不予支持。当中国人看到这样一份判决书后才发觉:早在伦敦兴讼之前,开平煤矿所有权的流失已成定局。英国法庭的审判完全是在承认卖约有效的前提下展开的,此时这场诉讼对于中国的已经毫无意义。


伦敦的诉讼,从表面上看这场官司表面上是清政府胜诉了,但判决书只是“无法强制执行”的一纸空文,清朝政府根本无法收回开平煤矿。而那个胡华,也就是那个美国人胡佛诈骗倒卖了清朝的“央企”后,到1914年,他已经拥有了4百万美元的财产。他以这些财产为后盾逐步进入政界。1921年出任美国商业部长。1928年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最后获胜成为美国第31任总统。


胡佛上台后,恰逢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坠入深渊,这使他原来希望依靠美国科学潜力来开辟一个“新时代”的愿望破灭。尽管他进行了不少努力,但危机一天天加重,终无力回天。1932年大选中,他被罗斯福击败。赫伯特·克拉克·胡佛诈骗清朝“央企”的这段不光彩历史,一直是他政治生涯中的最大丑闻。在他后来多次竞选美国总统时,政敌都攻击他“手脚不干净”,称他当年在中国以非法手段捞取了一笔不义之财。


就这样,从1901年起,中国的“央企”开平煤矿被胡佛倒卖和被英国骗占。此后的近半个世纪,开滦煤矿一直被英国人掌管。1906年清政府在收回开平煤矿无望的情况下,批准了北洋大臣袁世凯在同一开平煤田内筹建滦州矿务公司。但是,到了1934年,在英商开平煤矿的挤压下,滦州煤矿与开平煤矿合并,成立了开滦矿务总局。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又被日本夺去。1945年,日本投降后,由南京国民政府接收,但却依旧交还英国人经营。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才将开滦煤矿收归国有。

上一篇:科普 | 如果地球上出现12级地震,会是怎样的情景?

下一篇: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