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酸钙如何提高附加值,实现弯道超车?这5点超关键!
2019-04-15 10:13 来源:矿材网 编辑:矿材网


前言

中国碳酸行业扩展视野,脱“钙粉钙帮”换骨为“新材料材帮”,提升技术水平和发展档次,国际化是必然趋势;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碳酸钙生产和消费国,世界碳酸钙巨头收购中国碳酸钙企业,深度融入中国,也是必然趋势。在双方相互融合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如何抓住机遇,缩小与国际巨头的差距,实现弯道超车?广东省碳酸钙镁分会有幸采访连州凯恩斯副董事长郑贺存和总经理王宗民先生,听听他们都有哪些好想法好建议!


(一)


我们要抓住趋势,因为做任何企业,作为投资人来讲,最重要的是顺势而为。


刘平:今天有幸在凯恩斯珠江新城总部见到连州凯恩斯副董事长郑贺存先生、总经理王宗民先生。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碳酸钙行业国际化已是必然趋势;世界碳酸钙巨头收购中国碳酸钙企业,深度融入中国,也是必然趋势。您两位怎么看待中国碳酸钙行业国际化和国际碳酸钙巨头中国化的趋势?

郑总:国内企业的国际化和国外巨头公司的中国化,这两个问题我觉得其实是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这么理解?因为外面环境固然重要,但作为中国企业,更需要在乎的是行业趋势问题。对于凯恩斯,对于中国所有碳酸钙企业,我觉得最为核心的问题是行业趋势问题。过去看工业的发展,从工业时代进入汽车时代,然后是电气时代,又到互联网时代,包括到现在为止,制造业在里面都有起起伏伏。我们要抓住趋势,因为做任何企业,作为投资人来讲,最重要的是顺势而为。我们可以分析所谓的趋势:工业汽车时代,福特起来了;电气时代,通用电气起来了;互联网时代,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又起来了。所以说,我们现在面临一个什么样的趋势才是最重要的。不管国际化也好,中国化也好,最重要的是行业现状,这个时代发生了什么变化,抓住这个时代的变化,作为企业发展的根据才是最为重要。

对于我们来讲,已经从最原始的PC端互联网时代步入了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5G的来临对移动互联网时代又有一个冲击,可能会彻底舍去PC端互联网时代。再加上现在又有折叠手机,任何东西都可以通过APP来完成。以5G的速度,几G流量几秒钟就上传完了,我们根本不再需要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连着wifi,才能够把速度提升起来。所以说,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进入了一个高峰期。我们就在想,移动互联网下一个是什么时代?我们最近一直在开会讨论:我们下一个趋势到底是什么,我们要抓住什么样的时代变化才能够把企业做好,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国际化、中国化…最关键的是时代现在面临着什么改变,一定要抓住它。

对于碳酸钙行业来讲,我觉得这叫产业互联网时代。什么是产业互联网时代?就是通过产业连接互联网。听起来好像是说,把我的产品放到网上卖就叫产业互联网,这个概念不对。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切入点是什么?你的企业必须要做到信息化。信息化就是以数据化作为依托,制造业要植入大量的传感器,通过数据分析形成有效的价值,就叫信息。如果数据没经过处理,就是一堆数字,没有意义。通过对行业的理解,比如对碳酸钙来讲,你的制造成本形成公式,化为有效的数据信息之后,作为决策者在过滤这些信息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清楚行业面临什么变化,产能和成本怎么上升,我们要做出什么样的决策。通过数据反馈信息,这个才是产业互联网的第一个切入点。你要先具备信息化,有了信息化之后,我们才能够逐步地进入到半自动化。其实,现在很多制造业已经全面实现了自动化,全面实现自动化的企业是最能够率先植入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像碳酸钙行业一样,很多行业的企业受限于偏远地区,没有办法实现数据、信息、自动化这个过程。在未来的趋势变化里面,产业会步入互联网,可是互联网的基础是建立在信息基础上的,所以对于国内所有的碳酸钙企业来讲,这一块工作是未来需要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目前,凯恩斯也花费了很大投资在信息化的技改方面。你会发现在信息化的过程有很多优点。当你把入库环节、生产环节、出库环节形成订单,各方面的流程信息化之后,客户拿到单,扫一下二维码,就能够知道整个过程。其实说白了,类似现在所讲的物联网——万物互联,制造业最终会走到这一步,这是一个时代的变化。不管是国际巨头公司也好,国内公司也好,都要同时面临挑战。因为过去互联网不发达,没有5G的时候很难去推进此事,但是现在你看,科技巨头公司为什么要搞腾讯云、阿里云、华为云?其实这些未来都是给制造业配套的,它通过信息的嵌入来形成一个数据。但是互联网巨头公司要进入制造业非常困难,因为它们没有咱们累积的数据及经验,它只是作为一个平台性质的东西,而制造业进入互联网的话,优势非常大,咱们有累积的大量数据和经验。但是制造业进入互联网优势非常大,这就是一个时代的变换和时代的趋势。包括现在高度自动化的富士康都要全面执行信息化。它有富士康云,也有亚马逊云。未来云时代其实就是信息的一个过程,未来要面临的产业互联网信息化。

刘平:凯恩斯从副董事长到总经理、销售总监、人力资源总监、研发总监、财务总监等8位高管中有6位有海外留学经历,建立了国际化年轻团队,相互间可用英文流利交流,在中国碳酸钙企业非常少有,凯恩斯这么做给企业发展带来哪些好处?

郑总:我觉得咱们之间因为有类似的经验,会有高度的默契。很多时候王总提出的理念,提出的一些想法传递给我交流的时候,可能他两句话我就已经明白了,大家已经可以形成默契协作,往这个方向去做。有时候我们往低层去传递信息会比较费劲,因为他们没有类似的意识形态、思维意识。

所以我觉得相对于我们来讲,其实一开始大概在去年的时候,我们跟王总一直在考虑产业的变化各方面,包括上个月我带王总去参加深圳一个非常高度信息化的企业叫黑云信息科技,包括郭台铭、腾讯、阿里、丁丁团队都过去他们那里学习。就是当我提出这个理念的时候,整个团队就是说一定要去,就不用去解释说为什么要?去那里干吗?马上想到一起去了,这是企业蜕变的一个必经过程。就是说因为我们有这样的一个团队,执行国际化思维的时候就推动得很快。就是说咱们在高层的意识形态上不会有矛盾,在推动的时候大家相互协作力就很强,执行力也非常强,因为理解了。


(二)

我们中国碳酸钙企业向国外学习,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不怕,因为中国人很聪明,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资不是问题,关键是只要方向对了,一步一步来总会赶上。

刘平:凯恩斯把销售总部从连州搬到了广州珠江新城中央商务区环球都会广场,融入大湾区,放眼全世界,凯恩斯这么做有什么考虑? 

郑总:我回答两点,其余由王总来回答。其实当时凯恩斯在广州设立办公室的需求是王总提出的,他提出这个需求之后,我们其实已经有这个想法了。但是我们不确定还在犹豫不定,它的定位是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王总提出这个要求,我们就碰撞在一起,就也回答了刘总您上一个问题。

来到这里,我的第一个感触对于我来讲,我觉得解决了人力资源巨大的一个难点。因为在广州,它的人才团队、素质、研发能力还有金融等各方面的能力,在这里是具备很大的优势。如果在工厂清远连州那边会受限于人力资源,而阻碍企业的深度发展。在这边我们能够很灵活地调配,招聘到一些合适的人才,不时的把一些人才输送到那里去,相互的在这样轮换交流,对企业的进步与发展非常重要,从自身经营上面有这样的一个突破,对外这方面王总肯定更有体会。

王总:我们为什么要在珠江新城这么高大上的地方搞一个Office,而且这个Office是600平方,面积很大。当然Office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的产品不光在国内,我们要出口。因为我们的产品瞄准的是国外市场,主要学习国外纳米碳酸钙优秀企业,然后适当同台竞争。

国内的一些企业占领的是中低端的市场,真正的高端市场都是一些国外的客户占领。比如说美国的特矿,日本的白石,欧洲的苏威,这三家做纳米碳酸钙的企业,基本上高端市场都被它们占领。像我们中国的一些纳米碳酸钙企业其实都在学、都在想怎么能进入高端市场,当然没有一些快捷的办法。我也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办法,因为我正好有一些结合国外纳米碳酸钙的经验。

因为国外的一些纳米碳酸钙,首先碳酸钙的晶形种类比较多样化。不像我们国内的立方体型。一个是多样化,包括说针形,针状的。因为晶型不同,它的性能相差很大,这是最原始的第一条。

第二个就是晶形能够保持相对的均匀。比如说我们的立方体一个两个看起来好像很规则,但是大面积就有大有小或者不规则。国外相对来说比较规则,要是立方体基本上都是立方体的,基本上可以看得出来,电镜扫描比如说针形、针状是一样的,这是均匀性方面。

第三个粒径控制,就是颗粒大小。比如说颗粒是60纳米或80纳米,基本上就在这个范围内,波动不会很大,粒径分布是比较窄的,所以国外是控制比较准的。

第四个就是表面处理,我们国内说活化,其实国外不叫活化叫表面处理,就是Surface treatment,表面处理方面它也是多样化。目前国内大多用硬脂酸处理,其他各个厂家有自己的一些小配方,但是国外在这里面做的工作是比较大的,我们比较大的差距在这,就表面处理上差距是比较大。因为表面处理差距比较大,所以它的应用范围也是不一样的。像国外的产品可以用在高端的比如说在气密性、耐水性比较好的材料。基本上说如果说它用这种表面处理方法,碳酸钙放很长时间,含水量基本是不变的。比如说我们现在目前的碳酸钙不管是哪一家的,送到别人仓库以后,我们控制在0.3%的水分,过来一个星期肯定不是0.3%,可能是0.35%或者0.4%甚至0.5%。特别是广东回南天的时候又很潮湿,本身水分变化比较大,湿度比较大,而且碳酸钙吸水性很强。如果说外面的湿度比较大,它会吸水,表面处理没做好的吸水很大。所以当时出场比较好的产品,但是一放到别人仓库以后产品质量就差,为什么?其实都没变就是水变了。我们在国内其实也是有探索的过程,每一家都在做,互相都是保密的,国外也是保密的,表面处理是保密的,所以我们要向国外学习表面处理要花大的力气。

再就是在包装方面,我们的包装袋基本上以编织袋为主,编织袋不能防潮,国外多半是牛皮纸袋,包装比较规整。编织袋表面比较滑,码头堆高之后,装卸运输都会危险。国外的牛皮纸袋有时候在海上漂一个多月,它都保持的很好,像一个托盘,看起来很规整,所以这方面也是值得我们学习。我们中国碳酸钙企业向国外学习,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不怕,因为中国人很聪明,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资金不是问题,关键是只要方向对了,一步一步来总会赶上。

国外的一些碳酸钙企业,其实把纳米的碳酸钙并不一定是当碳酸钙来卖,其实把它作为一种添加剂。碳酸钙纳有两种,一种是重质碳酸钙叫GCC,另一种沉淀碳酸钙叫PCC,本质上是先煅烧再合成,已经是化学品。所以我们以前就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填料去卖,没有发挥它的性能。不能跟GCC比,我们加工成本比它高很多。你看我们现在价钱比较低,其实没有把它真正去用好,如果用好,帮到客户也帮到了我们,所以是双赢。所以我们在功能应用开发方面,也是我们国内碳酸钙企业需要做的。

刘平:王总有30多年碳酸钙行业丰富经验,以王总的国际化视野来看,中国碳酸钙企业与国际碳酸钙大企业的差距怎么去弥补?

王总:弥补就是说还是要科技投入。国外的一些实验室设备是高精尖、先进的,人员在企业里面是科学家,实验室的投入、人员的投入,人家真正是做实验的。我们现在有一点差距,我们是在模仿别人。其实我们人不是很缺,但是有一些高精尖的人才没有往碳酸钙这个行业来。其实中国人才是很丰富的,但是没有做碳酸钙传统的一个行业,认为碳酸钙是一个低端的行业,不需要做这个事,水平不能体现。 

所以说我们在这里租个office有这样的考虑。一般工厂是在离矿比较近的地方,我也跑过不少的地方,我觉得连州碳酸钙应该是中国最好的矿了,矿石白碳酸钙含量高,但是矿好的地方都是很偏的地方,一般偏的地方人才又比较难去。毕竟条件有限而且路途遥远,所以在这里有一个office,对外的一些信息包括人才的引进都是最关键的,一个企业最重要的就是人。

(三)


首先把自己的内功练好,你自己内功练好才有可能走出去。


平:王总和郑总,您二位对国际碳酸钙巨头中国化有何建议?

郑总:国际巨头中国化,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难的工作。因为中国的环境和理念,跟国际的文化各方面是有冲突的。中国企业家像华为任正非一样时刻思考的是企业组织的活力问题和生存问题,国际公司固然也思考这些问题,但实际到中国后很难执行到位。国际公司到中国后,就会发现公司里面人以及各方面发生了改变。比如说国际公司福利待遇很好,感觉国际化的公司进入中国之后,一是缺少活力,二是进入中国后,与中国市场衔接不到位,必须有对中国文化很了解的管理者去衔接。

如果一个外国企业以美国或欧洲的的理念与思维去管理中国企业,在中国是非常困难的。当我刚从加拿大回来时,我也是发现了不仅理念还有思维与中国现实格格不入,于是我赶紧改换国外思维,重新学习中国思维,才有办法融入中国制造业的营商环境,然后才能生存发展。如果国外巨头公司要中国化,首先他们必须深度了解中国文化,而且也要学会中国人的勤奋,他们才有办法把外国企业带起来。

因为中国人太聪明了,如果没有很好的企业文化引领,国际巨头在中国会出现很多的矛盾,所以这也是中国企业的机会。你会发现在中国做得好的企业只会比国外的企业会越来越好,因为中国有太多的特质可以超越国际公司。国际公司在科技上沉淀了几十年上百年才发展到今天,虽然中国各行各业沉淀的时间并不久,但是也已经逐步追的很紧,发展得很快。所以在未来,中国企业国际化的速度绝对会比国际企业中国化要来得更猛烈更快。

王总:中国企业要走出去,外国企业走进来,你是挡不住的。所以说狼来了,这个东西是挡不住,但是我们也有机会国际化,我们也可以走出去。

很多国外企业,它为什么会走进来呢?它的客户在这里。本身它是很困难的,文化包括理念上是有碰撞的,但它就有一点为什么能进来?客户在这里,以前在国外不得不也跟到这儿来。但是我们出去的话可能也是要有步骤的,首先把自己的内功练好,你自己内功练好才有可能走出去。如果你自己内功都没练好,都是别人闯进来。

刘平:这也是广东省碳酸钙镁分会5月16日-17日在广西来宾举办世界碳酸钙交流会的目的,希望我们中国企业和国外企业大家坐到一起交流,相互之间通过会议平台,多沟通,多交流,提升中国碳酸钙产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促进中国碳酸钙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我们在广西来宾见,感谢郑总,感谢王总!

郑总、王总:谢谢刘总!

上一篇:欧佩克原油产量创四年新低,国际油价还在涨

下一篇:2019最有可能上涨的矿产是哪几种?